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枉死

作品:从一棵柳树开始进化|作者:西门大菠萝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01 19:55:46|下载:从一棵柳树开始进化TXT下载
  丰都县。

  于木的脸发呆,盯着眼前所有不可思议的东西。

  此时他站在一个空旷的大厅里,黑暗中只有几根巨大的柱子。

  上一秒还是熙熙攘攘的城市,下一秒出现在这个陌生无比的空间里。在天地之间,仿佛他是孤独的!

  尽管于木生性迟钝,对这些事情都不敏感,但不代表他并不害怕这种情况。

  突然,身在柱子前,阵阵灯光闪烁,两行白色的古文字、龙飞凤舞出现在柱子上。尽管于穆对古汉语研究不多,但他仍然能认出两行古汉字。

  柱廊上出现了一副对联。第一副对联上写着:吉善兴德尽快回归幸福。下一副对联:多做坏事下地狱永堕沉沦。

  同时,在柱房顶部有一块巨大的鲜红牌匾,上面用清晰的写着三个苍白的字“延罗殿”。

  言语如雪,匾额如血!

  黑暗,苍白,血淋淋。三种强烈刺激的色彩,由空旷无垠的大厅衬托,让气氛更加诡异。

  于木的恐惧更重了一点。

  由于他的愚蠢,万幸他没被别人吓死。

  不过于木此时仍处于休克状态。牌匾下面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巨大的龙卷盒。书箱后面有一把古木椅。椅子都是黑色的。上面有鬼神、罗刹的浮雕,个个栩栩如生。

  大雾滚滚,散落在大椅子上,已经有一个人坐在大椅子上了。这名男子身穿红色官服,在这一幕中尤为引人注目。木能清楚地看到这个人的整个形象,他更是震惊不已。

  坐在椅子上的人像一面铁壁,眼睛像铜铃,鼻子宽嘴宽,脸上满是胡须,根像钢针。戴着黑色的翼冠,同色的鞋子。

  这不是传说中那啥,那啥,那啥来着的形象吗?

  于木本不是一个聪明的头脑。这时,它变成了一种糊状物。就在他模模糊糊的那一刻,后面突然传来两个声音:“黑白无常,我见过盼官了。”

  于木吓了一跳,急忙转身。我不知道他身后还有两个人。准确地说,这两个人不可能完全由人来描述。

  他们分别黑白两色,都穿着长袍,戴着尖顶的帽子。帽子上还有“天下太平”的字样,黑帽子上有“和气生财”的字样。

  他们拿着哀悼棒向盼官鞠躬。

  盼官挥手说:“不必。你干得怎么样?这孩子是谁?”

  于木心里苦笑。在那之前,似乎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。幸运的是,他习惯了被忽视的感觉。

  白无偿笑着鞠了一躬,说:“好在好色之徒的精魄已经被抓了。”

  说完,他举起手,咔嚓一声。一条银链子被他抓住了。然后他的手腕颤抖,一个身影被他拽了出来。

  被白无偿手中铁链锁住的50多岁男子已经死亡。肥头大耳,肥体,一目了然就是富强的上流社会。这种人不会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于木交往,但今天发生了一起意外。

  今天早上,和往常一样,于木早早地出去应聘一家公司的工作。在没有帮助他找到工作的院校毕业后,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近一年。

  因为他的天赋,于木的学习能力渣的一匹。虽然他的努力是别人的几倍甚至十几倍,但还是跟不上别人。

  幸运的是,他的努力没有失败。他棒球打得好,被市体育校录取了。虽然不理想,但好人有前途。

  然而,残酷的现实,注定了他的人生不会一帆风顺。像他这样既没有钱家里也莫得矿的人,即使足够强大,也很难留在体制内。

  他很完美的毕业即失业,一气呵成。

  他的专业在社会上毫无用处。不会有任何单位或公司想招募这种咸鱼。

 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冷眼和拒绝,成了于木的家常便饭。好在木有优势。他懂得持之以恒的原则,也不会眼高手低,并始终保持希望,永不放弃。

  他这样做是为了养家糊口,锻炼身体。从求职公司出来后,于木已经知道申请又失败了。虽然只是初步测试,但他已经看到了在考官眼中他无数次看到的轻蔑和轻蔑。

  虽然我已经习惯了,但我感到很难过。不是为了我自己,是母亲努力把他养大,对他有无限的期望。

  于木的父亲早逝。是他妈妈把他养大的。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讨厌他愚蠢,那一定是他的母亲。

  现在他长大了,是时候报答她了。再说,老人的身体不太好,但现在的情况,一言难尽。

  唉!于木无奈地叹了口气,低下头骑上自行车。

  于木正考虑是继续在外地碰碰运气,还是直接去工地找一份没有前途但收入不错的工作。

  就在这时,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。随后,一股巨大的气势从后面传来,于木没有反应,便飞了出去。

  噗通

  于木重重地摔在柏油路上,摔的那叫一个惨,身上阵阵剧痛蔓延开来。

  他不介意身上的疼痛,直接回头看。

  在他身后四五米处有一辆奥迪车斜停着。透过窗户望去,我看到一个满心脑筋的男人从旁边一个美女的领口伸出右手。也许太急了。最后,连女人的那啥都被拔了出来。

  他迫不及待地想开门,走了几步后,他走到浑身是血的木跟前,骂了他一顿。就这样,他仍然很生气,甚至开始伤害于木。

  有许多人在路边观看。尽管他们都鄙视这个人的行为,但他们都选择冷眼旁观。

  更有甚者,一些人一边用手机录制视频,一边观看热闹的心境。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开什么玩笑,但没有一个人用手机报警。

  于木明显然已经习惯了世界上的冷漠。他举起手挡住鞋底,站了起来。

  他身上的伤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。都是摩擦造成的皮肤损伤。那个拼命打他的胖子,是一个在外面世界很强壮的人,他的身体被酒和欲望挖空了,对木来说,他的伤害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虽然于木看起来像个又小又笨又笨的小胖子,他看起来甚至很可爱。其实,在他胖乎乎的外表下,隐藏着强壮的肌肉和力量,否则工地不会给他那么高的报酬。

  看到于木突然站起来,胖子吓了一跳,吓了一跳。”你想做什么?”他喊道你敢打人吗?”手上动作听了,嘴里却没停,说:“打~打~夭寿了,打人了”

  真正的血口喷人。恶人先告发。在这个人表演前后,连于木都感到一阵恶心。

  但这时,胖子突然脸色发白,眼睛睁大,喉咙发出咔嚓声,嘴里不停地起泡。

  在这一幕中,旁观者一片狼藉。

  “可能是脑血栓吗?”一定是那个小胖子。”

  “那个胖子一定是假装撒谎。那小子可真是够倒霉的。”

  大家议论纷纷,但没人来帮忙。

  于木不在乎,但本能地向前一步,紧紧抓住已经摇摇晃晃的胖子。

  他刚摸了一下胖子的身体,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面!

  胖子已经失去了上翘的眼睛,但他突然恢复了清明,他的眼睛充满了纯净的光芒。

  卧槽,来真的,真的想勒索我吗?